您访问的链接即将离开“天津市滨海新区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是否继续?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聚焦

在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一群青年创客用科技破解社会难点、行业痛点──
青春诠释梦想 奋斗定义人生

发布日期:2019-11-18    
  • |
  • |
  • |
  • |
  • |
  • 《人民日报》昨日刊发《青春诠释梦想 奋斗定义人生》通讯,报道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通过优惠扶持政策、优良营商环境和高效创业服务吸引大量优秀项目和人才聚集,并将其先进创业成果运用于解决社会难题、行业痛点的市场实践中,攻坚克难,为梦想奋斗。

    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创立于1984年,是中国首批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35年间,一片盐碱荒滩长成了一处创新开放新高地。如今,这里已成为我国经济规模大、外向型程度高、综合投资环境优良的国家级开发区之一。

    从“一只机”(寻呼机)、“一碗面”(方便面),发展到以先进装备制造、医药健康、人工智能等为驱动引擎的产业形态,一代又一代的“开发人”在这里拼搏奋斗、创新创业。30多年来,开放的环境成就了投资的热土,也凝聚起高质量发展的内生动力。如今,“引进一名领军人才,实现一项技术革新,带动一个产业发展”正在开发区生动上演,一大批创新人才正加速汇聚。

    他们中,有人攻克清洁能源生产技术难关,让中国风电走向世界;有人解决无人机行业痛点,完善社会智能化治理;还有人关注生命健康,以大数据和人工智能助力癌症治疗……借助不同的技术平台,一个个年轻火热的梦想,正在开发区变为现实。

    从技术引进到自主创新,在科技前沿攻坚克难

    未到厂区,先见一排白色巨型叶片。

    一个叶片有多长?小的34米,最长的90米,相当于高铁三四节车厢的长度。

    外观简单,看似加长版吊扇扇叶,但里面结构很复杂。从技术引进到自主创新,过程艰难。

    难在哪?从零到一。

    江一杭2008年大学毕业,正好赶上公司建厂研发期。当时国内清洁能源刚兴起,东方电气2007年在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专门成立风电叶片工程公司,但技术要靠国外引进。原材料、设计、工艺都得进口,由外国专家指导,生产成本高。而且传授的都是传统工艺,不教先进经验,生产效率低。

    “我们想学先进工艺,但公司没人懂,师傅也只比我们早到两三个月,想咨询都找不到人。”江一杭回忆。

    一群大学生只能对着图纸自己摸索。

    小组四五个人,分头破解。有人网上查资料,有人去找原材料供应商交流。后来发现,游艇玻璃钢外壳用的是真空灌注工艺。江一杭和同事就根据同样的原理模仿、试验。

    从小样开始做。“真空灌注工艺的管路设计最重要,设计合理,树脂才能均匀灌注到叶片壳体里。”叶片壳体里的结构很复杂,各种部件厚度不同,环氧树脂在不同部件里流速不一样。江一杭解释。

    “前期要做充分准备。理论论证与小实验要都有把握,才敢做产品实验。整个产品实验成本50万,如果失败就全部废了,因为复合材料不能拆了再次使用。”

    第一支产品实验成功!“兴奋、当然兴奋!大家一齐喊句‘成功了’。”江一杭说,当时没时间庆祝,得淡定继续赶制第二支。

    几个月内,一群年轻人攻克难题,学会风电叶片制造新工艺。将单支叶片成型时间从72小时缩短至48小时。

    生产速度提高了,成本如何降下来?

    “早期都是进口,成本高,供货紧张,原材料时不时还断货、提价。”为了实现风电叶片原材料的国产化应用,江一杭和团队展开了攻关。

    团队要把叶片五大主要材料国产化。江一杭负责胶黏剂的国产化。“此前我都不知道胶黏剂是什么。”国外买来样本,分析,测试,搞清楚性能指标。把指标给国内的企业,让他们量身定做。测试不行,调整指标,再重新生产,再测试。反反复复“折腾”好几个月。

    最终,他们成功实现原材料国产化,让单支叶片成本降低了10%到15%,为公司带来的直接年经济效益超过4000万元。

    创新不止步。2013年,江一杭带领团队转向海上巨型风电叶片制造研究。今年6月,一支90米长,10兆瓦海上风电叶片下线,国内叶片最长、功率最大,他们再次刷新纪录。

    “我们的梦想是让中国的风电叶片走向世界,为清洁能源的发展做出更大贡献。”江一杭说。

    瞄准行业痛点,靠创新赢得市场

    开发区34平方公里,先进研发制造业云集。有企业研发风电叶片,也有企业生产用于检查风电叶片破损的自动化机器──无人机。

    当然,工业无人机的功能不止这一项。交通、消防、电力巡检……它可以根据客户的需求大显身手。

    云圣智能创始人、90后陈方平没想到,他会走出学校实验室,成为一名工业无人机行业的创业者。

    北大读博,学计算机应用技术,平时喜欢研究无人机,一个人在实验室能做出全套机器人产品。导师高文说,“这个东西应该走出实验室,它有广阔的应用场景。”

    机遇眷顾勇于创新者。2017年陈方平参加一个创新创业大赛,拿了一等奖。投资人对产品感兴趣,鼓励他创业。陈方平很快拿到400万天使投资,于2017年3月成立公司。

    角色忽然转换,有些不适应。“在学校时,专注的是技术,把它做精就可以了。到市场上发现,我们认为的前沿技术跟客户的需求不匹配。”找准客户需求,产品很快赢得市场青睐。作为工业级无人机,“虎鲸”的用户大多是政府和企业。七八个月后,第一代无人机已销售到西部省份。

    这里的无人机有何专长?以智慧城市应用为例,“虎鲸”可以代替人对城市进行日常巡检。比如交通高峰期,它可以勘察路况,跟踪可疑车辆,无人机移动作业,可以解决摄像头盲区无法监控的难题。

    “节约人力物力,提高巡检效率,助力社会治理智能化、精准化。”陈方平说,达到这个效果,首先要让无人机真正无人化,解决无人机要靠人工控飞、更换电池等行业痛点。这也是公司给“虎鲸”设计的使命。“人不用出门,在中控室操作,无人机可自动飞往目的地,电量低时返回最近机库自动更换电池。”

    这里提到的机库,是无人机的全自动机场,分固定和车载移动式。红色箱体,高2米,重1.5吨。无人机在这里停放,可以自动更换电池、传感器,让无人机在野外无人时也可以作业。

    机库和无人机的操作都在中央控制室。根据客户需求,人坐在中控室点一下,无人机自动飞去巡检,采集的数据传到云端服务器。专业人员通过算法分析,再下达指令给无人机,形成闭环反馈系统。

    技术创新,意味着所遇问题也是全新的。前不久,机库里电路板莫名烧掉。硬件部门各处查找原因,电路板、外接线、电流……陈方平跟着大伙儿一起,挨个分析挨个试,看哪里出现了问题。最后终于找到根源──某两个电极距离太近,过热导致。

    “不管什么情况,什么困难,一定要把它做成。”陈方平说,创业后他没想过给自己留退路,就是想把无人机事业做大做强。

    “虎鲸”名字里也藏着陈方平的志向和决心。“我们无人机的造型有点像虎鲸。我希望‘虎鲸’无人机成为工业无人机的领先者。”

    创业者的激情和团队的干劲儿让公司快速发展,业绩和投资额跟着无人机一起飞涨。到开发区一年半,公司人员从十几人增加到五十多人,订单翻了好几倍。

    “机器放不下了,今年8月又申请增加一块场地,是现在面积的5倍,开发区批地很快,9月已动工装修。”陈方平说。

    关注社会难点,用大数据突破医疗困局

    开发区的人工智能不仅应用于智慧城市,还服务于医疗健康。

    于家堡华夏金融中心9层,开放式办公平台通透明亮,年轻员工们面对电脑或快速敲击键盘,或频繁拨打电话……看上去和其他公司没什么两样。事实上,这个名为零氪科技的公司专注肿瘤大数据及人工智能的研发应用,已成为世界医疗大数据及人工智能赛道上“中国队”的重要成员。

    “癌症一直是医学难题,也是最需要科研和大数据的一个领域。我们希望推动中国人工智能的发展,让每一位患者都能享受更普惠、精准的医疗服务。”零氪科技创始人张天泽说。

    今年36岁的张天泽是天津人,从北京邮电大学计算机系毕业后,先后就职于腾讯、阿里巴巴等互联网企业,而一次在父亲科室的经历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张天泽的父亲是国内资深的肺癌手术专家,他的电脑里记录着这个科室20多年来治疗的8000多位肺癌和食管癌患者的资料,而所有的数据仅仅是一张Excel表格。

    “如果全国上千个专科医生的几万甚至几十万份患者病历,和患者的治疗结果汇聚在一起,不仅能帮助医生快速提升诊疗能力,患者也能得到更准确的诊断和更适合的治疗方案。”抱着“攻癌”的初心,张天泽决心转型,2014年创立零氪科技。

    2016年,零氪科技在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设立数据科学研究和智能化运营中心。

    3年来,零氪天津团队从最初的30人发展到300余人,去年还成为开发区科技50强企业。“开发区让公司发展有了更大空间和更多可能。”张天泽说。

    第一步就是唤醒“沉睡”在医院里的数据。过去几年,零氪与北京协和医院、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等医院展开合作,打通院内系统,医生可线上查询诊疗、随访、用药等各方面数据;深度处理近400万份肿瘤科研级病历;处理医学影像数据超千万份,建立了强大的医疗大数据与人工智能平台。

    院内数据完成了结构化,而院外的数据仍需被“打通”。“您好,请问您最近的用药情况如何?”零氪在天津有100多人的专业随访队伍,在患者知情同意的情况下,对患者院外康复进展进行跟踪咨询。“从患者入院、院内治疗到院外治疗及康复,打造了完整的数据闭环,给予医生更多治疗参考。”张天泽说。

    在激活大数据的基础上,如何让人工智能不仅仅停留在实验室算法层面,而应用于具体的临床场景?

    2018年,零氪与天津市胸科医院合作建立肺癌AI辅助诊疗中心。在AI肺癌辅助诊断软件分析报告上,不仅能看到肺部影像,还可以看到包括病灶位置、体积和恶性概率等在内的详细数据,以及人工智能给出的诊疗建议。

    AI不仅可以帮医生解决“看片子”等重复性工作,提高工作效率,还能做“医生助手”,通过深度学习专家知识和经验,降低医生知识差异,提高诊断水平。截至今年9月底,天津市胸科医院AI辅助肺小结节诊断系统已累计服务超过2万例患者、3.2万余例CT检查,病灶检出率89%,诊断符合率达97%,AI诊断与术后病理诊断符合率统计超过90%。

    张天泽说,零氪未来仍将扎根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积极配合推动京津冀大数据综合实验区建设,“在赋能医疗行业的同时,让每一位肿瘤患者‘看对病、用好药、付起钱’。”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